您现在的位置:中华汾阳郭氏文化网-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官网 >> 郭氏家风 >> 浏览文章
中华孝德文化发轫于岐周、立制于西周
日期:2019年04月09日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 次 

    孝乃为人之本。从“孝”字的结构而言,上半部是“老”,指父母;下半部是“子”,指子女。父母在子女的上头,意即子女应尽责任奉养和孝顺父母。
    中国最早的一部解释词义的著作《尔雅》称:“善事父母为孝。”孝是家庭中晚辈在处理与长辈的关系时所应具备的道德品质和必须遵守的行为规范。西周是孝德文化源头,有关孝德文化的规范制度奠基于西周。在西府乃至关中,至今流传着“江南才子山东将,西秦出的孝郎儿”或“江南才子山东将,关中孝子排两行”的俗语。
     宝鸡是周秦文化发祥地,也是中华传统孝德文化的发源地。“做人以孝为先”,奠定了中华民族孝德文化之基,孝亲敬长的传统美德成为的民族标识。

点击浏览下一页

 一、中华传统孝德文化发轫于岐周
     中国传统孝德文化在人的思想道德形成上起到了起始和基础作用。其内容博大精深,既有文化理念,又有制度礼仪。
    从敬养上分析,中国传统孝德文化主要包含如下内容:一是敬亲,没有敬和爱,就谈不上孝;二是奉养,从物质上供养父母,即赡养父母,“生则养”,这是孝敬父母的最低标准;三是侍疾,父母生病,要及时诊治,精心照料;四是立身,安身行道,扬名于世,使父母感到欣慰;五是谏诤,在父母有不义的时候,应谏诤父母,使其改正不义;六是善终,在丧礼时要尽各种礼仪。
     从社会功能而言发挥着如下作用:一是修身养性,通过践行孝道,完善个人道德乃至社会道德;二是融合家庭,实行孝道可以长幼有序,规范人伦秩序,促进家庭和睦;三是报国敬业,在家敬父母,在外报效国家和爱国敬业;四是凝聚社会,规范社会行为,建立礼仪制度,调节人际关系;五是塑造文化,始终统领着几千年中华民族文化的发展方向。中华民族文化之所以经久不衰,成为古代世界文明延续至今的唯一的古文明,其根本原因也在于孝德文化。
     古代中国人视报效祖国如同追孝先祖,是人世间最大的孝义。“孝”被看作是一切道德的根本与起点。人们由对父母、家庭的爱以及对祖国美丽国土、悠久历史、灿烂文化的爱的情感升华,必然构成报效祖国的行为基础,从而使孝德文化成为中华民族精神和凝聚力的核心。
     清末张亮采著《中国风俗史》记载:“生活在‘沃野千里’的关中人,故民犹有先王遗风,好稼穑。延神农,尊后稷,以农立国,安土重迁,耕者记畔,行者让路,做人以孝为先,一年中七次招集在小学行乡饮酒礼,养老自五十岁始,孝亲敬长,使学士亲目睹之,谋风化之陶冶。”这里的“先王”,即指西周诸王。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镇岐阳村有一座特殊的建筑——周三王庙,占地十亩整,坐北朝南,文革前建筑有山门、献殿各五间,祭台、正殿五间 (即今周三王殿 )。祠内松柏参天,名碑林立,誉称小碑林,雄伟壮观。周王朝肇室奠基的先祖古公亶父(即周太王)由邠(今彬县)迁至周原后,曾在距岐山箭括岭脚下十华里处的岐阳居住,这座古建便是后人为周太王所修的祠堂。庙内供奉的是古公亶父,以及其子季历、其孙姬昌(周文王)。资料记载:“三王庙始建年代无考,明嘉靖前谓周太王祠。现存的明嘉靖三十九年祠碑记载,重修周太王祠时,增附王季、文王塑像,尔后名曰‘周三王庙’。”
    三王庙门口立柱上有一副对联,上书:“古公迁岐下周三王建都周原,泰伯创吴国源其周根盘岐阳”。立柱下有柱础,刻着植物和动物形象的浮雕。正殿门楣上原有的题字“绵绵瓜瓞”,是《诗·大雅·绵》的第一句,意思是说周人事业永远兴盛,而且后继子孙绵延不息。历代周三王庙香火旺盛,各地文武官员、名人雅士不时前来祭祀,许多人还题碑赋诗。岐阳村每年有传统的周三王庙会,届时高台大戏,锣鼓喧天,人山人海,热闹非凡,这种活动一直延续至解放前。旧时官方也会组织一些活动来怀念周先祖,历代岐山县知县每年都要在岐阳太王陵及三王殿主持举行“春、秋两祭”周圣人的传统大典,甚至兴平、旬邑、彬县的县官也会来此祭奠。旧时,新任岐山县知县上任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首先来岐阳祭祀周圣人。
    周族最早是西部一个部落。尧时,周族首领稷被举为农师,封于邰(今武功),称“后稷”。其后代不窟于夏末失职,弃走戎狄之间。弃的出生具有神奇色彩:据说有邰氏女子姜嫄在野外踩了巨人的足迹,受到感应而有孕生了弃。从弃至姬昌共十五代,周族经过不断努力,日益强大,势力范围不断扩展。不窟之孙公刘迁豳,发展农业,“周之兴自此始”(《史记·周本记》),周族开始兴旺起来。公刘下传九世,古公亶父迁至岐山之南的周原。
     周王朝的奠基人、姬昌的祖父古公亶父是由邠(今彬县)迁至周原的。他有三个儿子,名太伯、虞仲和季历,其中姬昌的父亲季历最小。姬昌小时候天资很高,格外聪明,古公亶父对他宠爱有加,认为只有他才能使周族将来兴旺发达,所以心中特别希望他以后能继承周族大业。姬昌的两个伯父太伯、虞仲也是智慧之人,明白父亲欲立季历将来好传位给姬昌,但如果按照当时传位立长的传统,父亲这一愿望很难实现。于是,太伯、虞仲便相携逃到江苏无锡梅里,文身断发,表明自己不想当首领的志向,从而使季历顺利继位。太伯、虞仲开创了灿烂的吴地文明,并因“三让天下”受到后人景仰,他们的后人以吴为姓。为人子女应该遵从父母意愿,不忤逆父母,太伯、虞仲为了达到父亲古公亶父的心愿,选择了远离故土,这就是孝德最好的体现。如今,周三王庙内还立上了太王长子泰伯和次子仲雍的牌位。

点击浏览下一页

     季历继位后,余吾戎、始呼戎和翳徒戎等方国叛商,季历受命带兵征服,解除商朝的危机。被商王太丁封为西方诸侯之长,号称“西伯”。但此后周族势力的进一步发展威胁到了商朝统治,太丁出于政治考虑就设计杀死了季。“子欲养而亲不在”,自己的父亲被商王杀了,为人子的姬昌就必须报父仇,并实现父亲未竞之业,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从而尽到为人子之孝道。
     姬昌继位后,为兴周灭商报父仇作了大量准备工作。商王帝乙继位后忙于对东夷的战争,为免腹背受敌,对周采取拉拢政策,让姬昌袭封为西伯,位列“三公”,还将妹妹嫁给姬昌。发下“父仇不报誓不为人”誓言的姬昌岂能被这种小恩小惠所蒙蔽,他非常智慧地外松内紧,仿效祖父和父亲所制定的法度,实行仁政,大力发展商业和农业生产;同时礼贤下士,以礼相待前来投奔之人,并量才重用,使得各方贤士如当时有名的散宜生、伯夷、叔齐、鬻熊、辛甲、闳夭、太颠等人纷纷投入岐周旗下,进一步扩大了姬昌的政治影响力,对于岐周的进一步发展起到很大的作用,岐周国力更趋强大。
     暴虐无道的商纣王即位后,对周的强大有所忌惮,便将姬昌囚禁于羑里。姬昌在狱中潜心研究创制了《周易》一书,还发明了“文王六十四卦”,并佯装不知长子被杀强压悲痛喝下儿子肉汤,令人送美女、宝马、珠宝等物给纣王,获释出狱。前有杀父之仇,后有囚禁、杀子之恨,为了行孝道、报父仇并争得一统天下的地位,他表面上老老实实地臣服于商纣,实际上继续施行仁政,善修德,和悦百姓,大力发展生产,扩大了在诸侯之中的政治影响力,天下诸侯、方国基本上都归附于岐周,逐步拥有了天下三分之二的地盘;讨伐犬戎,征服密须,攻下耆国,夺取邗国,征讨崇侯虎,势力深入商朝腹地。就在姬昌准备发动灭商的最后一战之时,他突然病重而逝,享年97岁。临终时嘱咐儿子姬发(周武王)要抓紧时机,果断发动灭商战争。

点击浏览下一页

     姬发(?~公元前1043)继承父亲遗志,兵出潼关,联合各方国诸侯,挥师东向,于次年二月甲子日在牧野打败商朝的军队,杀死殷纣王,史称“武王灭商”,建立了中国历史上最长的一个朝代——周朝。周武王建周后实行如下内政:一是安抚殷民。封纣子武庚于殷,意为明告天下,灭纣是吊民伐罪,并无灭殷绝祀之意。二是兴废继绝。大规模分封功臣谋士,把焦、祝、蓟、陈、杞等地封给有功德于人民的古代帝王的后裔,表示崇德报功之意,鼓舞民心。周初总计分封了71个诸侯国,其中兄弟之国15个,同姓之国40余个。三是移民实边。齐、鲁、燕三国成为周在东方的新领域,寓有区域开发、足食足兵的用意,同时在殷族后方建立了牵制的力量。在灭商次年,姬发因过度辛劳病倒了,于公元前1027年因病去世,时年54岁。弥留之际,心念尚未安宁的天下,将辅助幼王姬诵的重担委托给了叔旦。
     从古公亶父到太伯、虞仲和季历,再到周文王姬昌,再到周武王姬发,不仅有孝道思想的发轫,而且有孝德文化的奠基。如《史記‧周本纪》载:“周文王名昌,王季子也,為西伯。遵后稷、公刘之業,从太王、王季之法,篤仁敬老慈幼。礼下贤者,日中不暇食以待士,士以此多归之。伯夷、叔齐在孤竹,闻西伯善养老,盍往归之。太顛、閎夭、散宜生、鬻子、辛甲大夫之徒皆往归之。”
     自2000年起,江西瑞金古氏、江苏无锡吴氏以及山西周氏家族,这些周太王的嫡系子孙相继来到宝鸡市岐山县祝家庄镇岐阳村三王庙认祖。此后,古氏、吴氏、周氏“三大家族”每年清明前后都要来岐阳村祭拜,已基本成为雷打不动的惯例。他们祭拜完之后,才去周公庙,其祭祀次序完全符合《周礼》,这是中国传统孝德文化的一个充分表现。

点击浏览下一页
    二、中华传统孝德文化立制于西周
    “读尽天下书,无非一个孝字”。孝德是我国人伦道德的基石,孝德文化是中华文化的瑰宝。孝德文化以生命论为本质,表现为孝敬父母、慈爱子女、夫爱妻顺、友爱兄弟、孝心爱心、和睦温馨。它既是纵贯天、地、人、祖先、父辈、己身、子孙、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纵向根脉,也是中国人际与社会关系得以形成的精神纽带。它立制于西周,是中国文化精神的源头和出发点,堪为中华民族精神的渊薮。
 西周从公元前1046年周武王灭商朝起至公元前771年周幽王被申侯和犬戎所杀为止,共经历11代12王,大约历经275年。公元前770年,申侯和其它一些诸侯立周平王(宜臼)为国王,平王将京都从宗周迁至洛邑(今河南省洛阳市),历史上称东迁以后的周王朝为东周。
     武王在灭商后的第二年病死,其子成王继位。成王年幼,武王弟周公旦摄政,引起了武王之弟管叔鲜、蔡叔度、霍叔处“三监”的不满,他们与纣子武庚及商朝在东方的残余势力联合起来,发动叛乱。周公毅然率兵东征三年,平定了叛乱,在洛水北岸修建了陪都“雒邑”(今河南洛阳),作为周统治者控制东方的政治、经济的中心。《礼经正义序》:“周公摄政六年,制礼作乐,颁度昌于天下,所制之礼则《周官》、《仪礼》也。”以《周官》统心、《仪礼》履践,外内相因、首尾是一,奠定了华夏礼乐文明的基础。《周礼》所记载的礼的体系最为系统,既有祭祀、朝觐、封国、巡狩、丧葬等等的国家大典,也有如用鼎制度、乐悬制度、车骑制度、服饰制度、礼玉制度等等的具体规制,还有各种礼器的等级、组合、形制、度数的记载。

点击浏览下一页

     自周公“兴正礼乐”,冠礼就成为周代通行数百年的礼仪。冠礼表示男女青年至一定年龄,可以婚嫁。冠礼在宗庙内举行,如士依《仪礼·士冠礼》,年二十而行。首先加缁布冠,表示不忘本初;再加皮弁,象征将介入兵事,拥有兵权;三加爵弁,拥有祭祀权,即为社会地位的最高层次。加冠毕后,拜见其母,再由大宾为他取字,送大宾至庙门外后敬酒。受冠者则改服礼帽礼服去拜见君,又执礼贽(野雉等)拜见乡大夫等。若父亲已殁,受冠者则需向父亲神主祭祀,表示在父亲前完成冠礼。举行了冠礼,将由家庭中毫无责任的“孺子”转变为正式跨入社会的成年人,只有能履践孝、悌、忠、顺的德行,才能成为合格的儿子、合格的弟弟、合格的臣下、合格的晚辈,成为各种合格的社会角色。对于帝王而言,冠礼具有特殊的意义。周代实行“嫡长子继承制”,在位之王去世,嫡长子无论年长或年幼都可以即位,但若未成年行冠礼则不可亲政。周成王幼年继武王之位,但周公摄政直至其成年。
     周在周公之前也没确立嫡长制,继太王的不是泰伯和仲雍,而是季历。嫡长子继承制确立以后,只有嫡长子有继承权,这样就在法律上免除了嫡庶兄弟争夺王位,起到稳定和巩固统治阶级秩序的作用。嫡长子继承制是宗法制的核心内容,同时把其他庶子分封为诸侯卿大夫。他们与天子的关系是地方与中央、小宗与大宗的关系。周公旦还制定子一系列严格的君臣、父子、兄弟、亲疏、尊卑、贵贱的礼仪制度,以调整中央和地方、王侯与臣民的关系,加强中央政权的统治,这就是所谓的礼乐制度,孔子一生所追求的就是这种有秩序的社会。这些制度的确立均是以孝德文化为基础的。

点击浏览下一页

     在西周王朝,重视尊老敬贤的教化,孝德文化还体现在敬天、孝祖、敬德、保民等政策与在制度规定上。要求每个社会成员都要恪守君臣、父子、长幼之道:在家孝顺父母,至亲至爱;在社会上尊老敬老,选贤举能;在国家则忠于君王,报效朝廷。
     西周时不仅有孝德文化中养老思想的发轫,而且设有专门负责养老的官职,使得养老有了组织保障。如《周礼》所载,与养老相关的官职包括以下几种:一是“太宰”,其职责是通管全国事务,“以生万民”;二是“大司徒”,其职责为“以保息六养万民,一曰慈幼,二曰养老,三曰赈穷,四曰恤贫,五曰宽疾,六曰安富”;三是“乡大夫”,具体负责登记“免除赋役”的老者等事项。尽管西周时尚未设立专门的养老机构,但从这些官职所负责的事务上看得出国家对孝德文化的推广和养老事务的重视。《周礼·地官司徒大司徒》有“保息六”以养万民,即国家应该通过养老、恤贫、助残等这种寓教于政的政策原则来树立道德形象,使民安居乐业,保国家长治久安。
     让鳏寡孤独者“皆有所养”,是西周孝德文化中养老制度的重要内容。对鳏寡孤独者特殊照顾主要包括以下几点:一是定期救济,主要是在仲春和孟冬等时间发放粮食等生活必需品。二是人身权利保护与照顾。如《周礼》记载,大司徒职责范围中的“赈穷”就是救助鳏寡孤独者;国门和关门所收关税除留足国用外,节余要用于赡养老人和小孩;将没收“非民”的常用物品所得用来赡养那些为国死难者的父母和小孩。三是问病,即询问鳏寡孤独者的病情,这是自周代开始的“养疾之政”的重要内容。问病工作由“掌病”一职负责。公职人员生病,“掌病”以国君的名义进行慰问;70岁以上者,3天一问;80岁以上者,2天一问;90岁以上者,则每天问病一次。平民生病,“掌病”5天问病一次。对于患病特别严重者,“掌病”还要向国君汇报,国君亲自看望。

点击浏览下一页

     西周孝德文化还体现在对老年人及其家庭实行优惠政策上。《礼记·王制篇》规定,老人五十岁以后,不再服劳役;六十岁以后免服兵役。朝廷还根据户口册核查老年人的家庭及其财产情况,规定“八十者,一子不从政;九十者,其家不从政;废疾非人不养者,一人不从政;父母之丧,三年不从政”。这是说,八十岁老人的家庭可有一子免服兵役和徭役,九十岁老人全家可以免服兵役和徭役,以便让其家人安心在家服侍老人,恪尽赡养老人的义务。
     西周规定:“大夫七十而致仕”。大夫一级的封建贵族官员,七十岁就要把执掌的政事交还国君而告老还乡。朝廷把致仕后的贵族官员奉养于各级官学。《礼记·王制篇》:“周人养国老于东胶,养庶老于虞庠”;“凡养老,有虞氏以燕礼,夏后氏以飨礼,殷人以食礼,周人修而兼用之。五十养于乡,六十养于国,七十养于学,达于诸侯”。所谓“国老”,就是卿大夫一级年老致仕的封建贵族;所谓“庶老”,就是庶民百姓中德高望重的长者。西周把“国老”、“庶老”们安排在官学养老,让他们兼任学校的老师,传播知识,推广教化,不但注意到了养老,而且已注意到了发挥老年人的智力资源,奠定了孝德文化之根基。即今人所言“老有所养、老有所为”。

点击浏览下一页

     西周不仅倡导尊老敬贤的孝德文化风尚,还要定期举行养老礼仪。西周的养老与视学是结合在一起的。西周养老礼仪分为朝廷、地方两个层次。
     在朝廷,天子一般都要定期视察学校,亲行养老之礼,在太学设宴款待三老、五更及群老,以示恩宠礼遇。天子与诸侯每年视学,同时举行隆重的养老典礼,而且天子视学每年居然多达四次。每次视学的当日清晨,击鼓集众,天子至,行祭奠之礼,次日行养老之礼。天子、公卿、诸侯、大夫均应出席,先祭先老,然后宴请众老,各就席次,作乐作诗,舞文舞武,并即席“乞言”、“合语”,即向耆老乞求善言,互议父子、君臣、长幼之道,以兴观感。实行养老与视学制度,一方面是西周统治者“尊年敬德”、“尊教重道”政策与道德思想的重要体现,另一方面又可借“乞言修治”对青少年进行潜移默化的教育。因为这些耆老们文化知识和生活经验均相当丰富,对于启迪后进和传播文化均可发挥特殊作用。此后,西周视学与养老制度在以后封建社会被长期沿用,并使孝德文化得到进一步发展。

点击浏览下一页

     西周地方则每年都要定期举行乡饮酒礼,这是全国性的敬老活动。乡是周天子及诸侯都城四郊的基层组织单位,以一万二千五百家为一乡,相传天子有六乡、诸侯有三乡。举行乡饮酒礼时,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享有特殊的礼遇,他们不仅受到晚辈的伺候,还依年龄而别,年龄越大,享用的美味佳肴也越丰富。如西周规定,对50岁以上的老人要给他们吃细粮;60岁以上的饭菜中要配肉;70岁以上的在饭食中要增加副食;80岁以上的要给吃些珍馐美味;到了90岁小辈要在老人的床前伺候饮食。举行乡饮酒礼的目的在于正齿位,序人伦,尊老敬贤,敦睦乡里。
     西周国学教育中有 “乐德”、“三德”、“三行”等重要科目。所谓“乐德”包括“中、和、祗、庸、孝、友”;所谓“三德”,即至德(以为道本)、敏德(以为行本)、孝德(以知逆恶);所谓“三行”,即孝行(以事父母)、友行(以尊贤良)、顺行(以事师长)。西周乡学教学科目有“六礼”、“七教”、“六行”等重要科目。所谓“六礼”,即“冠、婚、丧、祭、飧、相见之礼”;所谓“七教”,即“父子、兄弟、夫妇、君臣、长幼、朋友、宾客”;所谓“六行”,即“孝、友、睦、姻、任、恤”。上述教育科目均以孝德文化为基础。西周孝道教育的目标就是,使敬老养老观念由家庭推广到社会,并通过社会教化与社会教育的结合,有效地营造了一种尊老敬老的社会风尚,鼓励人们“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把孝敬父母、爱护子女的道德情操推己及人,尊敬、爱护和关心天下所有的老人和儿童,以推动家庭和谐与社会进步。

  

点击浏览下一页

  自西周起,中国形成了如下传统敬老习俗:一是“养则致其乐”,既要好衣好食供养老人,还要承欢膝下,使其舒心欢乐;二是“病则致其忧”人生到了老年,各种疾病随之而来,对父母应尽心照料、护理;三是敬老尊长,“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四是“寿礼企福”,如《小雅·天保》所称“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为老年人祈福;五是在言行举止上对老年人要孝敬礼貌,使孝道诚于心并形于外,达到知行合一的效果。
     秦汉以后,封建王朝在敬老、养老问题上直接继承了西周以来的敬老传统,普遍设置三老、五更之官以养老;对年老及退休的官员在政治上生活上予以优待;对全国庶民百姓中的老年人在政策上时有照顾的规定。国家借助敬老养老来推行孝悌之道、孝德文化,以稳定社会秩序,同时对举国百姓实行道德教育,以激励风纪、培植良风美俗。
     综上所述,中华民族传统美德中的孝德文化发源、立制于西周,而宝鸡岐山则是周文化的根基所在。

 

 

 

 

 

 

 

 

 

 

 

 


编辑:admin